当前位置 主页 > 香港100黑白图库 >

专题142 社区团购“中场战事”供应商的“抉择时刻”

  

  在苏州经营水产冻品的金敏,去年10月成为多多买菜的供应商,“多多(2020年)9月进的苏州,www.080222.com!采购当时就找我入驻,我第二个月就开始给平台供货了。”

  起步之初,多多在苏州并未建设冻品仓,水产这类对保鲜时效要求极高的商品,供应商几乎每天都要补货,而且基本都是在23点平台截单后。

  “有天晚上十二点,我打开手机看多多后台,缺两件冻鳕鱼,没办法,还得补”,金敏的分拣仓虽然距离多多大仓近,但凌晨时候工人都已经回家,金敏只得亲自去补货。

  在一次次坚持补货、保证履约时效之下,金敏成为苏州多多买菜的水产品类“标杆”之一,而在本地同类供应商中,金敏的报价也最有竞争力。

  如金敏一样,跟随社区团购在本地市场成长起来的供应商,往往坚持跟定一家平台,但在社区团购的滚滚红尘中,有供应商已经开始退出游戏。

  7月初,同程生活陷入破产风波中,多地供应商被拖欠货款,遂赶往苏州同程总部“讨债”,有供应商当即表示:回去就暂停一切与社区团购的合作。

  同程生活事件的余波还在延续,一位已收到部分欠款的果蔬供应商表示,自己目前已停止向社区团购供货,“有账期的平台都不做。”

  2020年下半年起,由互联网巨头掀起的社区团购风暴,正在深刻变革供销两端,而平台对供应链端的深入改造,也撼动着传统经销商的地位。

  如今,社区团购战局不断深入,履约、供应链等成为竞争焦点,供应商们又如何选择?

  在南昌,某知名雪糕品牌的经销商王勇表示,自己从今年5月起,开始专门为多多买菜供应该品牌雪糕。

  谈及与多多的合作,王勇说,目前大品牌商会在区域市场指定经销商与社区团购合作,但在南昌本地,同品牌雪糕的经销商共有三家,“我是在比价中胜出的。”

  到夏季,王勇每天给多多买菜供货500-600箱雪糕,高峰时期日供货1000多箱,“南昌的社区团购渗透率还是不够。”

  王勇对社区团购生意已经有了新的想法,“准备再接入美团优选、兴盛优选,如果有机会,准备拿下钟薛高这种品牌的经销权。”

  在王勇看来,社区团购是传统经销商“触网”的又一波风口,而社区团购本身也有供应链变革的巨大潜能。

  王勇高度看好社区团购,但更多供应商的态度,都是相对审慎的,一位曾被同程生活欠款的供应商表示,得知被拖欠货款后,自己仍然坚持向美团、多多等平台供货。

  这位供应商有专门的配套团队和美团优选对接,但他也谨慎地表示,“走一步看一步,跟着大平台做机会可能更多。”

  “做了两个月,亏了30多万元”,苏州的蔬菜经销商苏民表示,今年5月开始给多多买菜供货,两个月下来基本都是亏损。

  苏民告诉地歌网,多多买菜采购是比价机制,“比如采购一批洋葱,采购会向三家批发商询价,最后选价格最低者进货”,但苏民认为,比价后蔬菜基本没有利润空间。

  苏表示,蔬菜批发价格受气候影响极大,“甚至雨天和晴天,菜农手里的蔬菜都是两个价格”,而多多平台一旦确定采购价,就不会受外界因素影响。

  采购的比价策略之外,苏民还认为多多买菜退货率高,平均比例是8%-10%,偶尔会超过15%,“一旦蔬菜退货,再在大仓里常温储存一天,基本都是货损。”

  类似苏民这样的生鲜供应商,面对平台规则所产生的一系列问题中,开始心生退意,并且身处在十字路口中,而感到彷徨。

  一位曾向同程生活供货的相关人士表示,如果没有专业团队去和社区团购平台对接,基本很难做成,“(社区团购)还是流量逻辑,补贴一停,规模就会直线下滑。”

  大批供应商在经历同程生活破产、食享会转型等一系列风波后,退出了这场烈火烹油的战争;而头部供应商则继续深耕社区团购,并跟随平台长跑。

  据相关调研显示,生鲜从产地到消费者,要经过一级批发商(加价10%)、二级批发商(加价15%)、小规模批发商(20%)、零售终端(45%)等,综合加价率超过90%。

  自2015年拼多多成立以来,电商平台大力发展产地直采,通过不断缩短流通环节,降低中间成本,让利消费者。

  虽然到目前为止,新三团的产地直采比例不高,各家主力供应商多为一级批发商或头部经销商,但各家平台都在不断强化产地直采的合作。

  伴随商品采购不断走向源头,品牌方、经销商都在寻求变局。据地歌网了解,为稳定线下渠道的价格,某有机奶品牌专门为社区团购提供定制产品,外包装与价格不同,但产品一致。

  平台也在为经销商“创造”通路。多多买菜的内部人士透露,下半年希望经销商能和平台一起,深入源头直采,或者对接更大一级的批发市场货源。

  社区团购是零售业态整体变革的前哨战,平台更是在一场场战役和业务探索中,不断更新自身的供应链策略。

  例如目前,美团优选正在全国多城落地生鲜加工PC仓,供应商可以直接将商品送往PC仓,由平台完成打包工作,再送往大仓分拣配送。

  对于推行PC仓的目的,链果供应链创始人刘水生告诉地歌网:“加工仓是生鲜基地直采的前置条件,而且应该算是充分必要条件……绝大部分产地供应商没有小包装加工能力,即使有,也不管用。”

  刘水生认为,此举是美团优选在改进履约流程,“美团开始意识到,分仓到货给供应商带来的损失越来越大,尤其是生鲜收货标准,不管你有多清晰的SOP(标准作业流程),面对履约最后时限倒逼的主压力,执行起来都会走样。”

  从传统的线下零售门店,再到线上的电商、前置仓和社区团购,供销渠道伴随移动互联网进步不断变革,而手握货源的供应商,也在流变浪潮中,不断“投奔”新的渠道,或押中风口,或被时代抛弃。

  如今,大量经销商也在社区团购的浪潮中浮沉,目前看来,一马当先的美团、多多胜率更高,橙心优选单量下滑严重,盒马集市履约规则对供应商更友好……

  社区团购之变革还在猛烈地进行着,身处十字路口的经销商,或许没有太多时间彷徨,要么扎根于此,要么迅速离场,而未来的暴风雨只会更为猛烈。